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女领导很风骚
女领导很风骚

女领导很风骚


  我大学毕业了,分配到了这个国企。企业有规定,所有大学生,先在基层锻炼一年。这天,人事处的人指着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对我说“这是李副科长,你到他们营销科。这是邓公仆,新来的大学生。”

  李副科长领着我来到营销科(2)办公室对大家说“大家过来一下。这是邓公仆,新来的大学生。今后大家要多带着点小邓。”指着胖呼呼,三十几岁的说“这是王唯君。”我立刻说“王师傅好。”王唯君说“别叫师傅,叫大姐。我们这里都以兄弟姐妹相称。”我改口“王姐好。”“哎,这样才对。”李副科长又对扎着两个辫子,比较瘦小,三十岁左右的说“这是张燕萍。”“张姐好。”“希望你更好。”“这是黄知平。”“黄哥好。”黄知平有些女人腔地说“哎哟,弟弟好。大家都好。”李副科长说“吕惠娟和陈秀华出差在外,还要两天才回来,到时候再介绍。好了,你们先熟悉一下。”李副科长说完就走进里间她的办公室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经营科一共有八个副科长,每个副科长各自管七八个人。副科长实际就是个组长。两天后吕惠娟和陈秀华出差回来了。吕惠娟四十出头,已离婚,带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儿生活。陈秀华二十几岁,人最漂亮,刚生完一个儿子。

  午饭时间到了,大家都回家吃饭,只有张燕萍和我在食堂用餐。吃完饭张燕萍和我回到办公室。我坐下后,她搬了张凳子坐到我对面。她问“有女朋友了吗?”我红着脸摇摇头。“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?”我又摇摇头。“你不会和黄知平一样喜欢男人吧。”“你瞎说什么呀,我年纪还小。”“不小了,我老公像你这样的年纪已经和我结婚了。你看你长得这么帅,腿又这么长。”她说完,抬起我的一条腿搁到了她大腿上,同时将自己的一条腿搁到我坐的凳子上,将脚伸到我的裆里。比划起我们两条腿的长短。“你看,你的腿比我的长了这么多。”她的脚伸过来后,脚掌正好顶在我的鸡巴上。我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,但又不敢动。鸡巴却不像我,在异物的顶撞下开始充血膨胀。她看着我说“哦哟,还说自己小,都已经翘起来了。”同时摇动她的脚摩擦鸡巴。我涨红着脸说“张姐,不要。”“不要什么?不要用脚?那么用手怎么样?”“不是的,姐,求你了,不要这样。”我涨红着脸央求。她才缩回脚说“我跟你闹着玩呢,看你急的。不过,一碰就硬起来,说明你一切都正常,别不好意思。好啦,不玩啦。记着,今后不管有什么事,尽管找我,我一定会满足你。”下午上班了,张燕萍对大家说“小邓说他没有谈过恋爱,你们信不信?”王唯君说“还有这种事情?你怎么会上他的当。”黄知平听了说“这有什么,谁象你们,一天到晚就想着男人。”王唯君呛他说“你不也想男人吗。”

  第二天一上班,李副科长就把王唯君叫了进去。一会儿王唯君出来,对我说“我们出趟差。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。今天回去准备一下,多带几套替换衣服。明天上午八点我们火车站见。”

  我赶到火车站,王唯君买好车票已经在等我。一路八个多小时,来到一个小县城。王唯君说我们先住下,明天再乘汽车到第一个目的地。她领着我到一个旅馆,开了一个标准间。我说“怎么一个房间?”“两个房间太浪费了吧。现在我们的差旅费是承包的。你还没成家,要节约一点。住一个房间,你总不会怕我把你吃了吧。”我红着脸说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我不啃声了。进房间后,我左边,她右边,我们一人一张床。我打开电视后,王唯君说“先出去吃点东西吧,路上辛苦了,我们早点睡觉。”于是我们来到旅馆门口的饭店,王唯君要了两瓶啤酒,说是解解乏。

  吃完饭回到房间已经七点钟,我说我先去洗澡,就往卫生间走去。只听王唯君说“哎,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,要先问一下别人,年纪大的和女人优先。”“哦,那么你先洗吧。”“嗯,这样才对。不过,我也不跟你争,我们一起洗吧。”“这,这怎么行?”“这有什么不行。你还可以帮我擦擦背。”她说完,就将自己的衣裤全脱了。我傻傻,地看着她站在我面前。只见两只奶像两只大瓷碗扣在胸前,中间有红枣嵌在上面。她见我盯着奶看,就说“怎么?没见过?你妈的不是这样的?”我妈的?虽然吃奶吃到两岁,但我对妈妈的奶好像一点印象也没有了。但眼前这双奶却让我有了感觉,我的心跳加快了。我低下头,看到她肚子下面稀疏的毛后面隐隐约约地有两条肉。噢,我把持不住了,我的鸡巴挺了起来。“还站着干什么?我来帮你脱。”只听她说完,过来就把我的裤子一下拉到脚跟。而我也迅速把上衣脱了下来。我们两相对而立,我的鸡巴翘着一抖一抖的。她伸手一把抓住鸡巴“走,洗澡去。”我被她牵着进入卫生间。

  她调好水温,自己先冲一下后,用肥皂涂抹前面,然后将肥皂递给我“帮我后背洗一下。”我的手碰到她的后背,皮肤很光滑,也很有弹性。我涂抹着肥皂,自己的鸡巴翘得高高的,但是我不敢用鸡巴去碰她的身体。当往下擦时,我的手开始有点抖,我一只手按在她的腰上,一只手擦着那肥肥圆溜的屁股,擦到屁股沟后,我再也不敢继续擦下去。我知道那下面是什么,虽然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形状,我怕我把持不住。其实我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,我想抱她,但是又不敢。正好她把前面洗完了,对我说“我洗好了,你洗吧。我先出去了。”她擦干身体走了出去。我赶快用水将全身冲了一下,挺着鸡巴走进房间。只见她全裸着岔开双腿,两手正搓揉着自己的奶。她见我走过来,立即抬起两腿,将肉肉的逼展现给我看。在两头尖中间肥胖的两条肉条间一个粉红色的洞映入我眼中。同时她张开双臂,做出要拥抱的样子。我木头一样,站在那里看着她。

  她见我愣着,就说“来呀,快上来呀。”我才缓过神来,一下子扑到她身上。呀,好舒服啊。完全是个肉垫子,软软的富有弹性。当然我不是为了睡觉才压到她身上的。我迅速弓起屁股用鸡巴去插逼。但是插了几次,都没找对地方,龟头在逼周围乱点了一气。她说“嗨,还真是个雏鸟。来,我来,抬起屁股。”我弓起身,她一只手扒开自己的逼,一只手握住鸡巴一压,龟头就碰到了洞口。我迅速往前一顶,滋溜一下,鸡巴钻了进去。喔,我的鸡巴被肉全部包围了,暖暖的,滑滑的。我的雄性又增加了几分,鸡巴更硬了。本能让我迅速抽插。但是刚抽插了两次,吱吱吱,精液喷薄而出。“这么快就射啦。”她对我说。射完精,我一动不动地继续躺在她身上,但很快鸡巴就从逼里滑了出来。她轻轻推了我一下,我立即从她身上滚了下来。一路奔波,喝了一点酒,洗了个热水澡,精液射了她一逼,我昏昏欲睡。她好像叫了我几声,但我已经进入梦乡。

  在后来的一个星期中,我每天都要在她的逼里射一次。有时为了我能够让她更舒服,她常自己一个人去与客户谈判,让我在旅馆休息。

  很快我们的任务完成了。在回来的路上,王唯君对说“你知道吗?我们这次就像是度蜜月。记得我结婚的时候我老公也是这样一天插几次。哎,我们两个人已经算是了解了,你也把你的第一次给了我,我也不会亏待你,今后我的逼永远向你敞开。希望你也不要对我吝啬。”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