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动后宫
淫动后宫

淫动后宫

魏主自保封四王,高欢怒居定晋阳,

  欢扣太后做人质,龙凤交好云雨忙。

  魏主为恢复霸业,乘高欢未出征尔朱氏时将外面的王爷招先后招回。并颁布皇令封淮阳王为太师、赵郡王子为太保、南阳王为太尉。清河王封膘骑大将军兼司徒!以控制帝都政权与军权。

  高珲无力阻止,只得修书与晋阳高欢。此时欢以收服尔朱氏正待回朝时,见书大怒。想着回去也不能孽皇命撤掉几位掌实权的王爷。

  当即起本上奏朝廷,自己定居于晋阳,另带一封家书将家中妻小全部接到晋阳,暗命高珲继续留驻帝都,万一情况有变,好里应外合杀回朝廷。

  接到高欢的奏本,修只欢不回朝,无非是重兵坐镇西北。想到这犹如鱼梗在喉,夜不能眠。心神不宁,恐欢作反。

  几日后高欢又来书,说是邀请太后李氏往晋阳小住。表面上看来是要迎后修暑,实际上就是试探修意。当应还是不应了,实在拿不定主意修暗招几位宗亲入室商议。

  修悲切道:“欢要太后前去晋阳,所欲之事路人皆知。”

  四王均握拳向天发誓与高贼事不两立,劝魏主千万要忍耐。如不依命高欢必反,反则时机未熟。修早就知道四王会如此说,正好顺水推舟道:“如今只好如此了,个位宗亲先退下吧。”

  秉退四王后,修至母后宫中与母商议。

  此事修实难开口,来母宫内坐了半响未发一言。

  知子莫若母了,从修言行上就感觉修有大事要说,却不好开口,李氏问:

  “皇儿,有何事尽管与我说来?”

  修闻后不答,忽然落泪。见修如此,忙继续问道:“皇儿到底何事?”

  依旧是哭,只见修哭的天崩地裂,凄然凄凉。李氏急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再三追问下,修擦泪道:“母后孩儿明日要与高贼决一死战,怕以后不能孝敬您膝下?”

  李氏听儿子要与高欢决战,面色大惊劝道:“孩子,如今高欢手握重兵,你与他斗无非是自寻死路啊,万万莫做此等傻事!”

  修哽咽几声后,伏在李氏大腿上哭道:“儿也知道,可是高贼可恶,为了要挟我要您去晋阳,名为请您去玩实是以你做人质,孩儿宁可玉碎也不求瓦全!”

  好个魏主修,在母后面前说的大义凛然,全然一副孝子模样。

  李氏被儿之孝顺,感动的泪水流下,手扶着修的乱发道:“孩子,母这去欢不敢拿我怎样,我是当今太后。”口上说的好,心里知道此去定会被那老贼日夜淫欢。

  修听母后愿去心里塌实了,可表面上还是依旧哭道:“母后,孩儿无用!”

  李氏强笑道:“孩子,你看头发都这么乱了,娘帮你梳洗下,自从你懂事后娘就没帮你梳过头发了!”

  见母亲忍辱还想着自己,而自己则亲手将母后送到高欢怀里,想到这修真的哭了,“~娘~!”

  目送车队消失在眼前,那慈祥的母后就这样被自己送入狼窝。修心里百感交集,自己身北魏帝王,竟然连最亲的人也保护不了,疼思下还不如死了干净。可是想起自己肩负的重任,看着身边族亲寄予希望的眼神。慢慢的松开了紧握的双拳!

  淮阳王老成,见帝面色惨然要时平时也就不惧,惟高珲虎视耽耽在边。如有过激言语遭祸事。见机对着高珲笑道:“将军。乃兄高相远在晋阳也不忘孝敬太后,真为北魏明相!”

  高珲正想着小尔朱氏此去,不知何年相见。被淮阳王赞兄,礼貌回道:“那是应该的,我们高家世代受皇恩眷顾,此举是理所当然之事。”

  其余三王皆言高珲谦虚,修也从悲思中恢复心绪。

  “高将军,丞相远在晋阳也思孝敬我母,将军在京中兢兢业业的克守王城。

  乃国家栋梁之材。”

  闻魏主表扬,珲忙道过奖了。正要假装谦虚时,修大声道:“高珲听封!”

  高珲忙跪下听修口谕,在场众臣也跟着跪了下来,呼喊着:“魏主万岁~~万万岁。”

  “高珲守京城以来,京都太平安定。在忠心可比日月昭然天下,特加封官爵三级,赠良天千倾,黄金万两,丝绸百车~~~!”

  赏赐完毕后,高珲谢过,其余人呼皇帝英明,高珲忠良后。修言打道回朝。

  “高欢你这孽贼。”随着一声声怒吼,修发狂的血肉之拳猛击着金龙柱子,以发泄恨意悲情,一直打到身心疲惫,四肢无力才坐在地上,絮絮喘这粗气。

  歇息少会之后,拳头上传来疼彻心扉的刺疼,着眼看去以事拳头以是血肉模糊,几乎露骨。手一不不小心碰到硬地,冷汗顿时流下,这时一双温柔的小手握住了拳头,疼痛之处经小手抚摩之后,顿时消减不少。

  谁?心念一想,便抬头看着玉手的主人,云发上那凤冠霞帔正明着身份。云发里散发的香味撩拨着心神,以至忘却疼的感觉!

  虽然美丽,却是仇人的女儿。狠狠的将手从那软玉手里抽出,过激的动作,另还在流血的手更疼了。刚要发作的时候,高绚的额头也抬了起来,那美的让人窒息的容貌。让修心神一呆,还有那眼神,看着自己的眼神透露出万般怜惜,配合着她那绝美的脸旁,才真正让人知道善良的女性是多么美!

  小手再次握住,流血的拳头。修眼里的怒火也逐渐消失,渐渐融化在那温柔的眼睛下。

  “陛下流了很多血了,我去叫御医来!”

  见皇后要去叫御医,修连忙用拽住皇后的宫裙。不敢看着皇后的眼神道:

  “你来多久了?”

  高绚沉默了一会说:“你来时我就在了!”说完后见修的身体,不停的颤抖着。冰雪聪明的她怎不知道其意道:“我什么都没听见。”

  这句话就是告诉自己,她什么都听到了。英俊的面如死白,浑身抖的更加厉害。

  看来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,叹口气道:“陛下,我是你的妻子,虽然帮不了你什么,但却不会害你。”

  “真的么?”疑问后,仔细看了下皇后,神色找不到半点欺骗的样子。

  “陛下,难道要掏出臣妾的心么?”

  修这才冷静下来了,慢慢的坐在地上。高绚转过身子正要离开,修道:“不要走,去哪?”

  “我去叫御医给你看手流了很多血!”

  “不用了这点小伤,再说御医是你叔叔的人。”

  “哦!”高绚理解后,轻步走了回来,小手在袖子上用力一撕,吱啦一声将袖子撕下,露出洁白如玉的胳膊出来。慢慢的抓起丈夫的手,轻轻的缠绕着,那认真仔细的模样,配着那小巧鼻梁上的细汗,简直是天仙下凡。将修看的呆住,包裹好双拳后,高绚也抬起了头发现修正直楞楞的看着自己。

  修那眼里透出的痴迷样子,另她面色一红,娇态皆露。

  “太美了!”听到修的赞美,高绚脸郏红的更厉害了,看在修眼更是喜人,忍不住将唇印上那娇滴滴的朱唇上面,探其香舌。双手环至后背以温香满怀。

  被吻的女人,眼神左右转着,生怕有人。羞答答的样子更是喜杀魏帝,轻吻变做热吻,舌尖使劲挑着女人禁闭的双唇,环抱着细腰的臂膀越来越用力。怀里的高绚羞怯之下,双手将修的胸膛一推挣扎出来。

  “哎哟~~”听到疼呼后,高绚连忙朝修那受伤的双手望去,那紧张的行色落入修的眼里,不由的露出得意之色。

  “弄疼了,对不起!”看着皇后紧张的样子,修越是得意,“哎哟”的叫个不停。

  听到丈夫的声声惨叫,高绚心急如焚,带着哭腔道:“怎么办,不能叫御医看,有疼的如此厉害?”

  “哎哟~我有一方子止疼,怕皇后不依。”

  听道有办法忙问:“什么方子快说。”

  修指着面部道:“只要皇后在这亲一下就不疼了。”

  “戛……!”皇后听了先是一呆,后面才恍然大悟般的看了看修。

  “皇后想赖帐?”说完后又开始要装疼了!

  高绚只好将朱唇轻轻在修的面颊上一点,然后红着脸道:“陛下下次不要这样闹了,你是皇帝,要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  皇帝,也许莆天下就皇后一人当我是皇帝吧?不想这烦人的事情了,修嬉笑道:“既然皇后如此说了,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现在要你。”

  看来自己被套上了,逃不了拉。想到这高绚红着面带着修入寝宫。

  皇后的寝宫内,软床丝帐里。修正闭目享受着,皇后小手帮他解衣宽带,那小手经过的肌肤,都兴奋不已。褪掉裤子后修那白白的鸡巴早以向声翘起。

  “皇后,你看我的鸡巴硬的不得了拉!”

  皇后听了面色晕红,也不回答闭着眼睛解自己身上的衣裙,鹅黄的宫装卸了下去,露出玉臂白腿,身上只留着那缕胸衣。衣需半解却春光无限,修口干舌燥之下,不由后悔以前不懂的怜香惜玉。

  随着慢慢放大的瞳孔,皇后以是一丝不挂了。那高耸的双胸不停的起伏着,那小腹下芳草是那么诱人,忍不住用手摸去,哟忘了手伤,自然疼呼一声,高绚听道顿时睁眼,关心将伤手拿住揉摸不已。

  很快两人从这小插曲里回过神来,两人互相看着。男女的眼里都含着情欲的渴望,修先发制人,凑嘴吻了过去皇后也不象外面那样抗拒,主动张开樱唇,与修热吻起来。

  情欲一发,就不可收拾,两具雪白的身体,互相磨斯着。两人紧紧的包住对方的身体,都想将对方揉入自己身体里面。

  紧密的相拥,相抚下,男人愉快的喘着,女人轻轻的哼着。男性的阴茎总是不在意的轻扣着女人的阴户,每下都让女人呻吟起来。欲火被撩拨的无法在控制了,所有的调情都以做到了皇后从小嘴到面上的每寸肌肤,还有那高耸的乳峰至乳头都被男人的舌齿调弄过,所以那芳草下的溪谷自然是水灾泛滥。

  此时眼中的皇后,面上还是透着红晕,不过这不在是羞怯的红意,是女人春情勃发的征兆,随着轻喘乳房起伏颤抖着,修胯下的阴茎硬的已经受不了了,于是慢慢的将身子伏在皇后的身上。

  阴茎就在女人阴户门口了,那轻轻的研磨着穴肉的龟头,在告诉她的主人就要进来了。快乐于酥酥的感觉另她在男人身下摆动着。

  看着皇后粉红冒细汗的面颊,知道前奏已经完全好了。于是轻轻的将穴口的阴茎插入,虽然那里已经很湿润了,但插入的时候仍看见皇后亲皱着柳眉。随着慢慢的侵入,感觉到包容快感越多的时候,皇后的眉头也皱的越紧。

  那模样另修心疼万分,但为了将爱升华,一如既往的慢慢前进。当全部进去时,龟头触到花心后,皇后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,眼睛也睁着,水汪汪的眼里全是春意。泡在温柔洞里的阴茎需要动了,于是修轻动下臀部以后,开始匀称的抽插。

  “嗯!”轻微的动作下,皇后微微的张着小嘴,轻声哼着。

  随着一次次的轻抽后,皇后渐渐适应了,呻吟着扭着细腰迎合起来。性爱随着两人的心灵相通慢慢的升华,皇后想要的时候,修加速抽插几下,当轻的时候慢慢的插入。雪白的身体在软床上轻轻滚动,慢慢的男人由情喘换作剧喘时,女人也有轻哼换做大声的呻吟。

  忽然男人开始用力的捣弄着女人水泠泠的阴道,那么用力尽情,女人的呻吟也换做了哭腔,腰着身子迎合着几下后,男人大叫一声那插在子宫里的龟头射出了精液,女人也停止了呻吟达到了高潮,静静的接受着男人的精液。

  互相亲吻了几下后,疲倦的男女相拥而眠了。酣睡中的男女脸上都留有幸福的样子,时而梦中将怀里的人抱紧会在轻松的放开!

  【完】